无唯

被禁网,延期更新,万分抱歉

萌新想问下,岚姐姐经历了什么QAQqqq

占tag抱歉

上课冒死摸鱼
说着爱一期结果画了被被(´ . .̫ . `)

我的荼毘轰文章写不长系列

荼毘视角

我的任务很简单,看守一个被洗脑的英雄。

我走进实验室,看见他被束缚在那些奇奇怪怪的仪器之中,低垂着头,脸埋在头发的阴影中。

我听别人说他叫英雄焦冻,因为和我们敌联盟对着干而被抓。因为有着强大的个性,死柄木让我们给他洗脑然后为我们所用。

有点意思。

我踱步,看着这个个性强大的少年。

他的身体在不由自主的发抖,被困住的双手时不时无力地松开又因为受到刺激而狠狠地攥在一起,掌心血迹斑斑,指甲缝里渗的全是血,整双手触目惊心。他只穿着一件很薄的蓝T恤,,而现在这T恤已经因为打而破烂不堪,露出了胸口,脆弱的身躯肉眼可见的哆嗦着。但他始终没有吭一声。

我很好奇,走上前去,掐住他的下巴抬起他的头。

半红半百的头发被胡乱地揉脸,脸色惨白, 双目紧闭,眼皮也哆哆嗦嗦地打着颤,他咬紧下唇以至于不发出声,我看见他下唇有一出很深的伤口,伤口已经结了疤,但他又再次咬破,血汩汩的流了下来,啪嗒一声,滴在地上。

我拍拍他的脸,看他没有反应,我估计他是不想理我吧,我耸肩。我放下手,他的头却没有垂下去。暧?不是不愿意理我吗,怎么。。。

我愣住了。

我看见他的眼角渗出几滴剔透的液体,一点一点慢慢地汇聚成一滴滴水珠从他惨白的脸上滚落,后来眼泪越聚越多,成了一条小溪,缓缓的流淌。

自始至终,他都没有呜咽一声。

我看见他这样,鬼迷心窍的伸出手想给他擦眼泪,但伸出的手又顿在空中,我这算什么,伸出援助之手?体贴被困英雄?要是被死柄木他们知道,不要笑死我。

最终,我平静地放下手,任由他静静的流泪,眼泪一滴一滴从他下巴滴落,地上出现了个小水滩。他的头渐渐低了下去,脸又埋在了阴影中。似乎,再也不会抬起来了。

我往后退了几步,郑重地再望了他一眼,然后直接快步离开实验室。

时间到了,要换人了。我掏出手机,打电话给了另一个人。
end

轰焦冻:难得哭一次,你还不帮我擦眼泪,md鼻涕眼泪我糊了一脸,晚上滚去睡沙发。
荼毘:mmp(ノ`⊿´)ノ

别人脑洞:洗脑的时候轰闭着眼睛哭【just流眼泪,没吭声】,2p看着他的眼泪看了半天,伸出去打算擦泪的手又收了回去,然后直接转身出了门。

狱中行 【荼毘轰】

chapter2
荼毘×轰焦冻(为冷cp增加tag)
监/狱paro    强强  ooc(应该) 打错的字请无视谢谢(躺
有借梗,实在想不出剧情了(躺
监/狱设定:严禁使用个性,违者直接枪决处理。

轰焦冻仔细得查了查自己的着装。

囚衣上满是灰尘,上衣也有几滴油污,裤子上满是灰印。

可以。

他又琢磨了下自己的脸。

半红半百的头发乱成一锅粥,脸上都是灰,白色的发几乎都成了黑色。

轰焦冻觉得很恶心,但没有办法。为了在这所黄赌毒犯人众多的监狱完好的活下去,以他原先那个白净的脸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谁知道那张脸会死于春药还是SM。

为了这样,他整整一星期没有打理面部和着装。

但现在轰焦冻自己这个没有洁癖的人也忍不了了。

他今天一定要和绿谷一起去找那三个监狱头子,顺便看看绿谷的幼驯染。

他们以身体不舒服为由双双向狱警请了假,狱警满脸狐疑,但也没有多问什么。等到狱警离开,两人便偷偷摸摸地溜出寝室。

下了楼,两人快速靠在大厅柱子后面,从后注视着操场上囚犯们的一举一动。

没有三个人,只有两个。这是轰焦冻观察过操场的第一反应。

有你说的那个小胜吗。轰用眼神示意绿谷。

绿谷迟迟没有做出反应。等到轰焦冻等得有点不耐烦了,他才紧张得吞了吞口水,点了点头。

呼。突然安心了。

轰焦冻看相站在爆豪身边的人。那人比爆豪高半个头,但距离太远,看不清长相,但可以确认的是他有着一张人类的脸。

不是乌鸦的脸,那这便是荼毘了。轰焦冻断定。

别的人都排成整齐的小队在操场上跑圈子,只有那两人披着大衣站在操场一角,也不闲聊,只是默默地站着。

切,春天披什么大衣,装逼。轰焦冻腹诽。

“轰君,快看那高个人的身后。”绿谷用手指着一出道。

“小点声。”轰焦冻竖起一根手指摆出了个嘘的动作。

他顺着绿谷的手看去。

一个胖男人从晨跑的队伍中跑了出来,双手撑在膝盖上喘着粗气。

爆豪披着大衣向他走去。

“md继续跑啊。”他切了一声,满脸不屑,又用脚踢了踢那人的腿。

“滚开,”胖男人一挥手,打中了爆豪,“你们三栋楼的头目,明明犯的罪都比我们重,他娘的为什么你们可以不跑我们md天天跑3000米。”胖男人对着爆豪吼道。他把囚衣从身上撕下,用力啪的一声摔在地上,“老子不陪你们玩了。”

爆豪没有说话,荼毘慢悠悠得走了过来。

轰焦冻听见他说:“好呀,单挑赢了我你就可以不跑。”

这是一个flag。这是轰焦冻第一反应。

没想到,4秒后,这个flag灵验了。

全场人的眼睛瞪得死死的,眼睁睁地看着那胖男人被击中倒地吐血,胖男人挣扎着,手在空中乱挥,不一会儿,男人双手啪的一声砸在血泊中。

死了。

所有跑步的囚犯都停了下来,呆若木鸡得看着那具尸体。有人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着,指间不自觉地发抖。胆子小人甚至直接瘫倒在地上,地上润湿一片。

恐惧和震惊笼罩在全场犯子的上方。

不言而喻的压抑。

几乎没有人知道这短短四秒荼毘是如何做到的。

只有爆豪知道。

他不屑得切了声,道:“一拳击中腹部,破坏脏器,这真是你一贯的作风啊。”

荼毘没理他。

爆豪自知无趣,便没有再看他,他看着操场上的人喊到:“喂,渣渣们,看到没有,这就是反抗的下场,我劝你们还是乖乖的服完你们的刑,这样你们也开心,老子也清净,懂?”

鸦雀无声。

“如果哪个人再冒犯,我不介意陪他玩玩,死法任选。”爆豪轻蔑道。

注视完一举一动的绿谷和轰二人此时一身冷汗。

气场太TM强了。

“喂,你们在干什么。”

两人背后响起一个陌生的男声。

要是换别人,轰焦冻心里起码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用各种各样的方法糊弄过去,身后这人,让轰焦冻咯噔一下,虽然八九不离十了,轰焦冻还是试探性的开了口。

”常暗踏阴。”显然是个陈述句。

常暗走到他们面前,歪着脖子盯着轰焦冻和绿谷出久的脸许久,道:“真有意思,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,化妆都用上了。”他指了指轰焦冻:“你,下午和那位绿发的犯子到我这来一趟,帮我干件事。”

“凭什么叫我们,我。。。”绿谷想说什么,但被常暗打断。

“不干?可以啊,”常暗敲敲他的喙,“我嘴可不严,万一我把半红半百那位的长相说出去,啧啧,那就太有意思了。”他讥笑道:“要知道在②楼,他这种漂亮的,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”

常暗无聊地扣扣手指甲,道:“我是他们的头,让他们肏死你还不轻而易举,所以,选吧。”

接着,他露出一个无比天真的笑容。

tbc

上语文课摸鱼产物

老师吹牛半节课也是可以了

一个荼毘轰短篇

有私设   ooc  荼毘视角  打错的字请无视(ノ^ω^)ノ
短小   有同学发来的梗的延伸向
设定:荼毘老流氓30(后期一点不流氓),轰狱警一枝花21(屁

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望,都在叫嚣。

我觉得我必须去见见那个小狱警。

哦忘了说了,我是荼毘,吸毒被捕了,蹲号子明年释放。

小狱警是轰焦冻, 倒三角体型,宽肩窄腰,精致肩骨优雅的一个下束,这一束一窄拢足了浓浓的禁欲味儿, 高挑,修长,在壮实和单薄间完美平衡。脸蛋白白嫩嫩的,虽然左脸有一大块烫疤,不过这倒正和我胃口 。

我见到他第一眼只觉得大脑当机,找不到词语来形容。

太TM好看了,想日。

于是我想尽各种办法去搭讪。

终于有一天,我找到机会了 。

我看见你一个人站在拐角处抽烟。你吐出一口烟,烟雾笼罩在你的周围,朦朦胧胧的。你转身靠在窗台上,以手肘为支撑点,悠闲地吸一口吐一口。一根末了,又点一根。我看见你夹着烟的手指细长,虽然包裹在白手套里,但我也很乐意去臆想用这只手去安抚我下体的兄弟会是什么感受。

我走上前去,问你讨了一支烟,你抬抬眼皮,递给我一根,我又问你要了打火机,你甩手给我。

一根快末了,我作死心大起,把那燃尽的烟啐在你脚边。我低头,看见你那性感的小腿线条,的确不错。

随后你的
枪口就顶上了我的头。

“老子他妈的一枪崩了你。”

我怏怏得抬起了头道:“啊啊底线就这么点吗,真令我扫兴啊。”

“我底线是多少你没必要知道,”他把枪放回枪袋里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我毕恭毕敬回答到:“418寝室,荼毘。”

“我记住你了,”他抬头看看我全身。随后转身,迈着他的长腿走了。

我痴痴得望着他的背影。内心只有一个想法。

想日他。

随后几天,我天天梦到他:我和他一起吃饭的;我和他打架的;我和他在寝室偷搞的;我伏在他嘴边,听他呜咽着喘着气;我把他肏射,肏哭,听他哭着,断断续续喊我名字。

以上都是回想。虽然龌龊不堪。

我觉得我要不正常了,甚至我连明天早上打飞机想的都是他。

我得了一种病。

说来好笑,原先负责我们这个寝室的狱警突然转到别的寝室了。当看到我们新的狱警时,我心里炸开了花。

“我是你们现在的狱警,轰焦冻。”

啊,他叫轰焦冻啊,和他发色很像呢,半百半红。

“啊,你就是那什么荼毘吧,”他把目光转向我这里,“你可给老子等着吧。”他对我说到,目中无人。

我反击笑道:“嗯,我等着。”

随后几个月,他天天找我茬,不是这个工作完成度不高就是那个工作瞎胡。

切,哪个人做苦力不是瞎胡。我腹诽道。

几个月下来,我和他关系没有弄僵,反而更加亲密了。我两只要有一个人不在身边,其中一个人就会觉得不自在,丢了魂似的。

我也没有了想日他的那种龌龊思想的。

我想告白,但我不敢,我怕他嫌弃我。

直到那天。

食堂突然发生了暴动,一瞬间的,各种怒号,各种肉体碰撞的声音爆炸开来。好多饭掉在地上,一滩子油,好多人噗嗤一声滑倒在地。

我看见有狱警冲上前来拉架,有的囚犯也在拉架,有的人在控制场面,情况稍有好转。

我松了一口气,以为就和往常一样起个哄就没什么事,结果听见有人朝我大吼,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好吼的,刚想说他煞笔,结果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也朝我喊,叫我滚开,我真觉得奇了个怪,刚想转身看,结果一个人死死护在我前面。

真不是小狱警吗,我想到。

当我顺着他往他身上看时,满腔怒意冲破了我的头脑,撞碎了我的意识。

我叫后面的同寝室是人安顿好轰焦冻,撸起袖子,给了那个不怕死的人重重一拳。

两颗牙飞了出去。

不够,绝对不够。我觉得我的双眼应该是红色。我又给了那人两拳,直到他到地不起,直到他跪地求饶。

我头也不回得转身,看见那几个傻子抱着轰焦冻束手无措,我恨不得给他们几个大耳光子。

我打横抱起轰焦冻,腹部血已经浸湿了他的白寸衫,他现在的脸色很白,双目死闭,还勿忘颤抖。

“他娘的别的狱警都TM是瞎了!一名狱警伤了都他娘的不知道帮忙。”

我大吼。

我抱着他飞速跑到医务室,而被告知伤势太重要送去大医院,我呆了。

我真的希望你不要出事,求求你。我白还没表呢,求求你。

后来,当然他被救回来了,但也因此少了半个胃。

我贼TM心疼,只能叮嘱他少吃大鱼大肉,现在是调理期,要多喝粥。不拉不拉一大堆。完了他眼皮一抬:“你是我老妈子?”

我哑口无言,骂了他一句没良心,气呼呼得冲出病房。

当然,这都是装的,毕竟,小狱警耳朵红了,这可千载难逢呢。

我在外边坐了会儿,他突然喊我进去。我慢慢推开门,走进去,坐在椅子上。

他面相窗户。

一瞬间相继无言

他继续看着窗外景,我却觉得他心不在焉。

他回过头来突然问我:“哎荼毘,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
我:“嗯。。。嗯??!!”

他头凑的更近了些,死死得盯着我:“你喜欢我,对吧。”

我被他这目光盯得心里发毛。看着他,我咬咬牙,干脆心里一横:“对,老子就是喜欢你。”

说出来后,我觉得释然多了。

他又盯我看了会儿,笑了。

阳光打在他脸上,像镀了层金光。我不觉得亮, 只觉得耀眼。

“好巧,我也喜欢你。”

我听见他这样讲。

我没有听错。

小狱警说他喜欢我。

轰焦冻喜欢我。

按耐不住兴奋的我把他按在床板上,起身过去吻他。

和想象中的一样,他的唇因为微缺水的缘故略微干燥。我咬着他的唇瓣,细细品味,我的舌伸入他的口腔,侵略性得攻占他的每一寸领土。他的手顺从得按在我的胸前,略微颤抖。我满意得看着他的眼角微微变红,生理泪水从他的眼角溢出。我舔去他眼角是泪水,给了他点呼吸时间,随后我们又接了个深吻。

完了后他趴在我胸前,整个人略微颤抖,我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。

到底还是个小孩儿。

啊年轻真好。

“我们这是。。。在一起了?”他问道。

“嗯,”我回答得理所当然,“你以后就是我媳妇了。”

我没有讲因为这事,我减刑半年。

所以我再蹲半年就可以出去护着你了。

我鼻子都快翘到天上了。

他白了我一眼,嘀咕句:“床上见分晓。”

我哈哈大笑。

end

【荼毘轰】狱中行


荼毘×轰焦冻(为冷cp增加tag)
监/狱paro    强强  ooc(应该) 第一次写文,多多指教,文笔不好求别打我(`・ω・´)ゞ敬礼!
监/狱设定:严禁使用个性,违者直接枪决处理。

chapter1

天空阴沉沉的,
灰色的乌云,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但仸鄂监/狱今天却异常热闹。
为什么?
因为,今天是进新货的日子。

伴随着狱/警的哨声,大量囚/犯疯狂冲向围栏。他们人挤着人,脸撞在铁栏上,肉深深地陷了下去,不时能听到囚/犯的高声怒骂。有的区域,甚至动起了拳头。而这一切,只是想看看新货的货色如何,而那些长得好看的,则会被大批囚/犯盯上。

轰焦冻抬头望望这些囚/徒,一瞬间很安心。毕竟,尽管他的皮囊再好看,左脸依旧大面积烫伤,到现在都有一大块深红色的疤痕。
——他们应该不会动他。
但在这个没有雌性的地方,谁也说不准,随便拉个人泄/泄/火的比比皆是。

他随意得拨乱自己半红半白色的发,又往右脸上扑扑灰,猫着腰,随着大部队进入监狱。其中他看到几个长得好看的被人掐住下巴按在地上,仔细被人盯了好久,掐下巴的人满意得笑了笑,后面的人立马捆住地上人的双手,押着他送往不同地方。

——啧

顺着人流,他走到一群狱/警前。

“轰焦冻,持刀抢劫被判5年。”狱/警抬头看了看他。

“3楼。”

后面的狱/警扔给他一包囚衣,上面有着数字③。而那包衣服里有着寝室号码,是315。

他看见前面一个人衣服上标有①。

“嘿好巧啊,我们被分到一个寝室了!”

轰焦冻回头看见是之前站在他身后的绿发男孩。

“我叫绿谷出久,你呢?”他笑道,大眼睛上写满期待。

“轰焦冻。”

“嗯,以后也请多多指教。”

“喂,下面两个,别光顾着互相介绍好吧,”中铺一个红发男子探出了头,“带我一个呗!”

轰:...

“啊不带这个扫兴的(*`д´)算了,我叫切岛锐儿郎,上面那个叫上鸣电气,最旁边上铺的叫饭田正哉。”切岛撇撇嘴道。

“啊很高兴认识你们。”绿谷鞠了个躬。

“别客气,住在这里都算是一家人。对了,你们还不了解这所监/狱的现状吧!?”饭田从上铺爬下来,坐在下铺,双手托腮问道。

“嗯,的确不了解,只知道长的好看的会被带走。”轰道。

“那我先和你们讲下吧,”饭田推推眼镜正色道,“这个监/狱,两位应该有所了解,占地三千平方公里,可以说是非常大了。里面关着的人,基本上不简单。这个监狱有三个楼层,我们简称它们为一、二、三楼,我们是在三楼,关一些抢/劫,伤人,严重破坏公物的人,一般都会被判3-15年。二楼关着黄/赌/毒人贩子之类的,一般都判10-25年不等,严重的都是无期。而一楼,我们在座的都惹不起,里面关的都是犯恶性杀人,或走/私军/火的人,都是无期或死刑。我是入室盗/窃进来的,你们俩呢?”

“我啊,”绿谷抓了抓头,有点不好意思,“家里太穷了,去抢超市的。”

“哦,那轰你呢?”

“持刀抢/劫判了5年。”

“五年啊,那还真漫长了呢!”饭田喃喃道。

“饭田君还有几年呢?”绿谷问道。

“我原来是3年,减了半年,到现在还剩半年。”

“啊那你快了啊。”绿谷笑道。

“嗯。”饭田握了握拳。

“啊对了,我忘了和你们讲一件事!”饭田道:“由于分层严重,久而久之,每栋楼里都有一个头。一楼的叫荼毘,二楼的叫常暗踏阴,三楼的叫爆豪胜己。”

“等等,你说小...小...胜!?”绿谷失声。

“你认识他?”中铺的上鸣突然开口。

“他是我幼驯染啊!他不是和我们说他要外出打工,怎么,怎么......”

“饭田说的那个爆豪,是你的幼驯染爆豪吗?”轰问道。

“我。。。我不清楚。”

“那我和你过几天去看看吧,顺便记记这三栋楼的头目。”轰道。

“很危险,你们确定吗?”切岛道。

“探个路而已,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。”轰耸耸肩,无所谓道。

“那好吧。”

绿谷和轰整理好自己的东西,转身回到了床上。

相继无言。

常暗和...荼毘...吗。轰暗暗想到,接下来的日子,可真的不好过了啊。他闭上了眼,露出了一个讽刺般的笑容。

tbc

P1P2临摹,P3授权
技术不足,马克笔不会调色,笔触太明显,于是安哥的头发就被我毁了(捂脸哭
千万不要和原图对比我求求你们(`・ω・´)ゞ敬礼!
最后疯狂表白太太 @屿

祝明天中考的自己加油( •̀∀•́ )